錢櫃娛樂場/被刪除的童話

億財網

錢櫃娛樂場現在等于是失去了自由,任何人只要說“去學習”!就能把我當俘虜。學習本該是勞逸結合的,但我卻不是。看吧,晚上不能玩電腦,要寫作業到三更半夜……中午呢?我一回到家,馬上打開電腦,生恐別人搶去。但是姐姐一來,說聲:“起來!”完了,世界末日到了。我也是不願意做奴隸的人,但我就是不要起來。老爸來了,慘!“起來!學習去!”聲音有如河東獅吼。老姐也在一旁幫腔:“就是嘛!初中生還玩什麽電腦!”我只好起來。如果實在不服氣,跟老爸頂撞的話――死定了!老爸會利用他那“渾厚”的聲音“放鞭炮”:“你就想著玩玩玩,看看你上會考試多少分?(老套)你去背點書會死呀?啊!(利用聲音嚇人)學習成績又不好!(我才沒有咧)眼睛也差到500多度了(以前還不是你教我玩電腦的)……”我心裏激烈的反抗,但嘴上只能怯怯的說:“課本我都翻了多少回了……”“你全背下了?背給我聽呀!”“考試都是課外的多……”“狡辯!看你這次段考成績,才剛剛進年級前二十名,哪裏會考得上重點高中!重點高中每年才從你們學校錄取10個名額而已,看看你這種成績連門都沒有!告訴你,上不了重點高中就上不了名牌大學,上不了名牌大學……”“就找不到體面的職業!”沒等爸爸念完經,我就接過話匣子。爸爸被搶了白,馬上拿出他的看家本領……吹胡子瞪眼睛,我迫于壓力只好乖乖將“寶座”拱手相讓。

然而如果真的早已釋懷,我爲什麽到現在還記著。

全家人驚愕地望著我。我也感到自己的失態,馬上打住了話頭。媽媽回過神來,不自然地笑著說:“你在說什麽啊?快點去學習!”邊說邊把我推進了房間。關上門,鎖好,然後一下子紮進被窩裏。學習學習,又是學習!課本都翻爛了!我歎了口氣,沒精打采地坐到了書桌前,隨手拿了一只筆,在紙上亂塗亂畫。

如果我是失學生該多好!那樣,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不寫作業,樂哉悠哉的上網沖浪,無所顧忌的看電視,還可以呼朋引伴雲遊四海……我曾經聽過一句話:上學只是一個捆綁的過程,小學綁腳,中學綁手,大學綁頭,從頭到腳都綁得你不能動了就發給你一張畢業證書。經典!比爾蓋茨不也是放棄學業,從事電腦工作嗎?因爲放棄學業,他才有現在的成就。如果他當初選擇學業,現在最多不過是個重複著前人經驗的泛泛只輩罷了!大不了就是在家擺弄電腦,練練書法,寫寫作文什麽的,說不定沒了捆綁,我還能靠吃這幾碗飯成爲比爾蓋茨第二呢!難道少了學習就不能生存了嗎?NO,NO,NO!;;;;;;有人說,學會五百個字就能當作家;學會四則運算就能當數學家;學會二十六個字母就可以出國了。既然這樣,又何必浪費我寶貴的青春呢?……

如果說哆啦A夢真是大雄孫子給大雄的禮物,那麽我親愛的孫子啊,你對爺爺也太薄情了一點,你不知道爺爺正處在一個多麽困苦的境地上嗎?我可以這樣的抱怨消磨一暑假的時光。被日光泡滿的寫字台,抽屜依舊安靜地關合著,沒有誰要從那裏來。

再後來是機器貓七人組吧,記得是很有民族風味的七個人,那當兒機器貓還叫“阿蒙”,當然最崇拜的是王貓,中國人嘛,拳腳功夫還是不錯的,在機器貓七人組紅遍校園後,友情的定義開始變得複雜,校園裏三三兩兩走著的人都有是成雙成對的,真的笑也好假的笑也好真的朋友也好假的朋友也好,都是手挽手說自己是他的或她的好朋友。

也許那個時候,友情就開始萌芽了。

回家之後就把《哆啦A夢》翻了一下,于是所有的記憶又活過來了:一天到晚都在洗澡的宜靜,長得像老鼠的快,“因爲大雄是我朋友所以只有我才能欺負他”的大胖,比白癡強一點的野比,當然更重要的是那只名DORAEMON的機器貓——抑或是說它的那只四次無兜。

所以說十二三歲的人什麽都懂,只是不說。那些埋藏祭澱在心中的黑色種子,遲早有一天會長大。

正如回收箱被複原了一下,哆啦A夢系列的超長片又卷土重來了,那個時候可以在天上隨便飛的竹蜻蜓和帶著“如果有這個我馬上去銀行把那些花花綠綠的鈔票都搬出來”的注腳的時對我來講已經沒有什麽意義,那只是夢幻的絲線切在肉裏,動一動就痛,痛很長很長時間。那個時候錢櫃娛樂場只是想要一個朋友,一個可以理解“爲什麽你不喜歡攏絡別人”的朋友,那些個空洞無聊的暑假,終于以那只藍色的可愛機器人陪伴而告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