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ike id="8i4yt4"></strike><button id="8i4yt4"></button><fieldset id="8i4yt4"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開獎大廳/克隆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課了,老師來了.“今天開獎大廳們學習想象作文.”說著,老師在黑板上寫下了一行大字.“唉,又是作文,煩死了!”我正覺得沒勁,忽然發現同桌戴冬冬從抽屜裏拿出了一塊糖,偷偷吃起來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有點兒嘴饞,就小聲對他說:“戴冬冬,給我吃點吧!別小氣啊!”“不給!”他回答得倒幹脆.“好啊你,不給,不給我就告訴老師!”我威脅他說.“別別別,給你就是了!不過,你知道這是什麽糖果嗎?”“不知道.”“這是記憶糖果!你看,上面寫著記憶糖果,語文,數學,第九冊,你吃了它,語文,數學,第九冊上的知識你都記得了.”我笑了一聲:“你吹牛,天下哪有這種糖啊!”我故意拿書試了試他,果然,什麽單詞,課文,他全都背出來了.我忍不住著急的問:“你什麽地方買的?”他悄悄的把嘴湊到我的耳邊:“我告訴你,你可別說出去呀!”“好!”“我就在學校小賣部買的.不貴,只要一元錢.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下課了,我趕緊跑到小賣部,買了一塊記憶糖果吃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考試了,結果是——只有我倆得了100分.老師在班上表揚了我們,我們心裏都樂滋滋的.沒想到,下課以後,老師卻徑直向我們走來,問我們到底吃了什麽東西.我心理慌慌的想,老師怎麽會知道呢?“還不說,不說就罰你跑10圈,抄10篇課文……”我嚇了一跳,只好實話實說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轉眼又到了考試時間.先是語文老師提著一大包糖果進了教室,她笑眯眯的對我們說:“這是作文糖果,這是課文糖果,這是造句糖果……”接著,數學老師也提來一大包糖果,“這是應用題糖果,這是口算糖果,這是文字題糖果……”接著,英語,自然,美術,音樂等老師都來了.“你們別告訴其他班的同學,一定得把糖果吃完!”  老師們一一囑咐完才一個個放心地離去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學後,我們每人都提著一大包糖果回了家.我一到家,就狼吞虎咽的吃起來,誰知才吃了一小半,牙齒就發軟,舌頭就發麻,實在受不了了.“不吃了,不吃了,打零分算了.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我早早來到學校.咦,怎麽一個人也沒有?難道今天放假了?我只好又回了家,打開電視家來消遣,卻見電視裏正在放一條重要新聞:“長鐵四小今天發生了一起嚴重的事件,全體學生因吃糖過量,導致牙齒全部掉光.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媽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窗外的世界平靜詳和,我不止一次地這樣站在窗前看著車水馬龍,看著行人往返,哪裏是我真正的家??答案總是很渺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克隆人這個讓我痛恨一生的名字!它似乎已經取代了我的姓名,它足以把我和其他所有人分隔開來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直不太清楚父母的事。現在和我生活在一起的這對夫婦應該就是我的所謂父母吧!不過,我曾經聽我的私人一生說,我實際上只是一個替代品,這對夫婦以前有個可愛的女兒ELLY,15歲時死于某種癌症。我不了解癌症。生物工程技術飛速發展,幾乎所有疑難雜症都已不複存在,在已經塵封了的曆史圖書館裏或許可以找到記載。ELLY死後他們很痛苦,但不至于傷心欲絕,因爲他們可以通過克隆技術使他們的女兒“複生”,于是有了我。醫生改良了基因,因而我一直很健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出生起,我就在演繹著另一個人,我的“父母”叫我ELLY,送我去ELLY念過的小學、中學,甚至還要求我考上ELLY夢想去讀但未能如願的大學。原本我以爲15歲時我就可以結束這演戲一般的生活,可也成爲泡影。我的思想有別于ELLY,可我的生活爲什麽要和一個已經死去多年的女孩一模一樣??私人醫生的那句話時常會提醒我:“你實際上是一個替代品……”“替代品”!這深深刺通了我,可有誰會在乎我夜裏無奈的哭泣呢?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些敏感的話題總能吸引衆人的目光。試想無論自己移動至哪個角落,都是人們的熱點話題,無論怎樣都擺脫不了監視一般的異樣目光,是怎樣的痛苦煎熬?我看起來並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孤單,因爲身邊總圍滿了人,眉飛色舞地講述他們所了解的克隆,詢問很多關于我衣食起居的問題。他們之中沒有一人是我真正的朋友,他們只是觀衆,無聊的旁觀者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曾經去過一家演藝公司,成爲彈唱歌手一直是我最大的夢想,公司的經理人不知從何處知道了我是克隆人,提出以此作爲賣點,大加炒作。我一氣之下,撕毀所有申請資料,發誓再也不唱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生活是黯淡和狹隘的,陪伴我的只有一只克隆長毛犬,我總是抱著它,看窗外這個始終陌生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幻想一個克隆泛濫的時代,我可以在電影院裏看“鄰居家的小孩”主演賀歲片,看“好朋友”圍競選總統四處演說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有那麽一天,我冷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世的開獎大廳,與其如此生活,不如不複存在。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延伸閱讀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念斌申請國家賠償,今年1月獲賠119萬後的新一輪申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返回列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2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