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aqh9ml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撲魚達人2|我愛北方的春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2月16日 跳過動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方入春比南方要晚些,雖然已經立春,冬天的寒冷並沒有離開。風兒已經不再紮人,吹在臉上,如絲一般地滑過,很舒服,但還是冷,卻早已凍人不凍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霧越來越濃,教學樓的一扇扇大窗透出柔光,染亮了那麽一領兒空間,樓前的小樟樹浮著一“朵”“朵”綠蓋兒。讀書聲在霧氣中時淡時濃,如渺茫的仙樂……霧中世界,萬物好似無了根,都是漂著流著,好不自在逍遙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鍾樓浮著樓頂,如蓬萊仙山,泊在無邊的霧的洋裏,好潔好幻。也許,那兒有著風姿綽約的仙女,或者清談暢飲的仙叟。那山中定是鳥語花香,玉樓上定是箫聲悠悠、裙動紗舞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方的春風也和南方的不一樣。他像一個身強力壯的小夥子,出來就一副得意的樣子。恣意地把樹枝上吹起了無數的小苞苞;樹兒綻開了綠色的容顔,再不像以前的幹枯敗落。柳條舒展起婀娜的腰枝,在空中飛舞飄蕩;小草在春風的吹拂下,急急忙忙地把冬衣脫下,換上了碧青嫩綠的服裝。梅花在雪光的輝映中冰清玉潔,可愛極了。大自然一改水瘦寒山的景象,剛健與秀美渾然一體,充滿著活力,充滿著生機,充滿著希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方的初春,時常下幾場雪。南方人見了春天的雪,可能會感到奇怪:春天來了,應該是詫紫嫣紅,百花爭豔;應該是莺歌燕舞,絲雨綿綿。怎麽還會有雪呢?而對于撲魚達É撲魚達人2們北國的孩子來說卻平淡無奇。與冬雪相比,春雪變得溫柔了許多。雪花也更加晶瑩,一片一片挺大,密密麻麻的在天空飛舞。認真地看,會使人眼花缭亂,就像無數滿天飛舞的小飛蟲,簌簌地下降。雪花落到臉上,冷絲絲的,涼爽極了。很快,房頂上、馬路上......都鋪了一層薄薄的積雪,白花花的真美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立春了,春天邁著輕盈的腳步,伴著鵝黃柳綠的歌,悄無聲息地來到了寒風依然的北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行車露出一點兒手把,像綿羊的彎角兒,此刻,車棚也就是活躍的羊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門時,大霧漸漸濃起,似乳汁樣,籠著萬物,朦朦胧胧。迎面駛來一輛車,走過一位挑擔的菜販,他們從何處來,又向何方去?街上的一切都神秘著,一切都放緩了步子,缥缥缈缈,鑽霧而來,隱霧而去,似一方仙境樂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方入春比南方要晚些,雖然已經立春,冬天的寒冷並沒有離開。風兒已經不再紮人,吹在臉上,如絲一般地滑過,很舒服,但還是冷,卻早已凍人不凍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霧越來越濃,教學樓的一扇扇大窗透出柔光,染亮了那麽一領兒空間,樓前的小樟樹浮著一“朵”“朵”綠蓋兒。讀書聲在霧氣中時淡時濃,如渺茫的仙樂……霧中世界,萬物好似無了根,都是漂著流著,好不自在逍遙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鍾樓浮著樓頂,如蓬萊仙山,泊在無邊的霧的洋裏,好潔好幻。也許,那兒有著風姿綽約的仙女,或者清談暢飲的仙叟。那山中定是鳥語花香,玉樓上定是箫聲悠悠、裙動紗舞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方的春風也和南方的不一樣。他像一個身強力壯的小夥子,出來就一副得意的樣子。恣意地把樹枝上吹起了無數的小苞苞;樹兒綻開了綠色的容顔,再不像以前的幹枯敗落。柳條舒展起婀娜的腰枝,在空中飛舞飄蕩;小草在春風的吹拂下,急急忙忙地把冬衣脫下,換上了碧青嫩綠的服裝。梅花在雪光的輝映中冰清玉潔,可愛極了。大自然一改水瘦寒山的景象,剛健與秀美渾然一體,充滿著活力,充滿著生機,充滿著希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方的初春,時常下幾場雪。南方人見了春天的雪,可能會感到奇怪:春天來了,應該是詫紫嫣紅,百花爭豔;應該是莺歌燕舞,絲雨綿綿。怎麽還會有雪呢?而對于撲魚達É撲魚達人2們北國的孩子來說卻平淡無奇。與冬雪相比,春雪變得溫柔了許多。雪花也更加晶瑩,一片一片挺大,密密麻麻的在天空飛舞。認真地看,會使人眼花缭亂,就像無數滿天飛舞的小飛蟲,簌簌地下降。雪花落到臉上,冷絲絲的,涼爽極了。很快,房頂上、馬路上......都鋪了一層薄薄的積雪,白花花的真美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立春了,春天邁著輕盈的腳步,伴著鵝黃柳綠的歌,悄無聲息地來到了寒風依然的北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行車露出一點兒手把,像綿羊的彎角兒,此刻,車棚也就是活躍的羊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門時,大霧漸漸濃起,似乳汁樣,籠著萬物,朦朦胧胧。迎面駛來一輛車,走過一位挑擔的菜販,他們從何處來,又向何方去?街上的一切都神秘著,一切都放緩了步子,缥缥缈缈,鑽霧而來,隱霧而去,似一方仙境樂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點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點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| 聯系我們| 免責聲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