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騎士手機助手|平平淡淡才是真

    2019年12月16日 分類浏覽

    但是今天一怒之下把它拆掉了,有時候覺得很可惜,看著它的外殼流露更出一份痛楚,不管品質怎樣騎士手機助手已經用了兩個月了,多少都有些感情,除了經常閃屏外其他的功能還是很好,這或許是我舍不得原因之一,又或許是父親第一次給我買的電話吧,拆掉之後又想買跟它的機型一摸一樣的。于是同學勸我買個真的,可是即使是真的,但是看看網上的圖片,但是總會少點什麽,因爲新買來的總會是有一些陌生的感覺,少一些親切感。所以我還是對被拆掉的電話有一絲留戀,其實電話並不重要,我也分不出什麽正版與山寨版有什麽區別,最起碼我看的是外殼是一樣的,什麽功能,我感覺都是雞肋,一個學生沒必要在一個溝通方面的用具花上幾千塊錢,我感覺是一種浪費,拆掉電話之後留了些代表性的東西,攝像頭還有個喇叭,我在意的只是這些和手感,所有用慣了的東西突然換掉恐怕都有些不適,所以我感覺我是個戀舊的人,朋友都這麽說我,哪怕是個人我都是這樣,我不會在乎他的過去,不會在乎別人怎麽評價他,不會在乎他的身世,我更不會在乎貧窮與富貴,我只想做一個安靜的小市民,我只想賺錢拿個山寨的手機,養家糊口,我的夢想就是這樣,平平淡淡。

    隨著富有節奏的音樂響起,那些女士們就開始翩翩起舞,她們的手臂是那樣的柔軟,舞步是那樣的整齊,根本很難相信她們當中有些人是剛剛加入這個隊伍當中的。舞蹈中,她們一會兒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,一會兒把腳踢向天空,一會兒又把頭發抛向左邊,一會兒又把頭發收了回來。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麽的幹淨利落,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麽整齊劃一,她們似乎想把白天的煩惱用舞步踢走,用手把煩惱推開!她們似乎是在撫摸頭發,似乎在展現身上新買的衣裳。

    原來她們來廣場跳舞的!

    還沒有到達廣場,就看見了兩條高大的燈柱,像巨人一般豎立在廣場的南北兩側,注視著下面來來往往的人流,把廣場周圍的一切控制在他能看到的地方。

    終于到了廣場,只見廣場上人頭攢動,黑壓壓的一片,擠滿了廣場的各個角落。攢動的人流仿佛像市場上買菜的女士,只是跟市場買菜的女士不一樣的是,她們並沒有離開的意思。

    朋友跟我討論一些電子産品,問我他要買ps3好還是psv好這些我都感覺是一樣的,其實都是遊戲機,價格好壞其功能都是玩遊戲用的,他說他想享受玩遊戲的快感,說的我一愣一愣的,他說他玩遊戲是多種多樣的,玩操作畫面,玩遊戲劇情,好多好多我頭都大了,我感覺遊戲只是一個娛樂工具而已,不需要複雜,開心就好了攀比什麽畫面,劇情,我都感覺是無稽之談,就例如說我想聽歌,那就買一個音質比較好的mp3就行了,可是到他嘴裏就要買cd機之類的東西,說是音質好,那我問他,幹嗎不去聽音樂會,現場的感覺更好,他說我沒有高品質的追求,是啊,我總是感覺他經常最求高品質的追求,可是在這個電子時代發展飛快的時代裏,又有什麽東西不會淘汰,就拿手機來說,出了iphone4又有了iphone4s又怎樣,其實山寨與正版就是差在價格上面,你不說價格沒有人會知道這是山寨的,你都可以拿在街面上晃,你不告訴他真與假沒有人會判斷的出來,即便你拿真的,也不會有人認出來,說以平淡一點其實很好,沒必要最求很高,看得順眼,拿得順手就很好,時間長了換個東西都不會適應。

    前幾日,父親給我買了個電話,或許不是正版的所以出了問題,父親說能用就用吧,不行的話再買一個新的。把這個扔了吧。但是卻始終不舍得扔掉,因爲這個電話騎士手機助手已經熟悉它兩個多月了。要換一個新的電話去不想。

    剛到泰安橋邊,就聽到了強勁的音樂,停放在廣場下面的車把廣場圍得水泄不通。由于人實在太多,川流不息的車只能在路上緩慢地通過,熱鬧的場景讓人誤以爲來這裏的人是趕什麽節日似的。

    但是今天一怒之下把它拆掉了,有時候覺得很可惜,看著它的外殼流露更出一份痛楚,不管品質怎樣騎士手機助手已經用了兩個月了,多少都有些感情,除了經常閃屏外其他的功能還是很好,這或許是我舍不得原因之一,又或許是父親第一次給我買的電話吧,拆掉之後又想買跟它的機型一摸一樣的。于是同學勸我買個真的,可是即使是真的,但是看看網上的圖片,但是總會少點什麽,因爲新買來的總會是有一些陌生的感覺,少一些親切感。所以我還是對被拆掉的電話有一絲留戀,其實電話並不重要,我也分不出什麽正版與山寨版有什麽區別,最起碼我看的是外殼是一樣的,什麽功能,我感覺都是雞肋,一個學生沒必要在一個溝通方面的用具花上幾千塊錢,我感覺是一種浪費,拆掉電話之後留了些代表性的東西,攝像頭還有個喇叭,我在意的只是這些和手感,所有用慣了的東西突然換掉恐怕都有些不適,所以我感覺我是個戀舊的人,朋友都這麽說我,哪怕是個人我都是這樣,我不會在乎他的過去,不會在乎別人怎麽評價他,不會在乎他的身世,我更不會在乎貧窮與富貴,我只想做一個安靜的小市民,我只想賺錢拿個山寨的手機,養家糊口,我的夢想就是這樣,平平淡淡。

    隨著富有節奏的音樂響起,那些女士們就開始翩翩起舞,她們的手臂是那樣的柔軟,舞步是那樣的整齊,根本很難相信她們當中有些人是剛剛加入這個隊伍當中的。舞蹈中,她們一會兒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,一會兒把腳踢向天空,一會兒又把頭發抛向左邊,一會兒又把頭發收了回來。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麽的幹淨利落,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麽整齊劃一,她們似乎想把白天的煩惱用舞步踢走,用手把煩惱推開!她們似乎是在撫摸頭發,似乎在展現身上新買的衣裳。

    原來她們來廣場跳舞的!

    還沒有到達廣場,就看見了兩條高大的燈柱,像巨人一般豎立在廣場的南北兩側,注視著下面來來往往的人流,把廣場周圍的一切控制在他能看到的地方。

    終于到了廣場,只見廣場上人頭攢動,黑壓壓的一片,擠滿了廣場的各個角落。攢動的人流仿佛像市場上買菜的女士,只是跟市場買菜的女士不一樣的是,她們並沒有離開的意思。

    朋友跟我討論一些電子産品,問我他要買ps3好還是psv好這些我都感覺是一樣的,其實都是遊戲機,價格好壞其功能都是玩遊戲用的,他說他想享受玩遊戲的快感,說的我一愣一愣的,他說他玩遊戲是多種多樣的,玩操作畫面,玩遊戲劇情,好多好多我頭都大了,我感覺遊戲只是一個娛樂工具而已,不需要複雜,開心就好了攀比什麽畫面,劇情,我都感覺是無稽之談,就例如說我想聽歌,那就買一個音質比較好的mp3就行了,可是到他嘴裏就要買cd機之類的東西,說是音質好,那我問他,幹嗎不去聽音樂會,現場的感覺更好,他說我沒有高品質的追求,是啊,我總是感覺他經常最求高品質的追求,可是在這個電子時代發展飛快的時代裏,又有什麽東西不會淘汰,就拿手機來說,出了iphone4又有了iphone4s又怎樣,其實山寨與正版就是差在價格上面,你不說價格沒有人會知道這是山寨的,你都可以拿在街面上晃,你不告訴他真與假沒有人會判斷的出來,即便你拿真的,也不會有人認出來,說以平淡一點其實很好,沒必要最求很高,看得順眼,拿得順手就很好,時間長了換個東西都不會適應。

    前幾日,父親給我買了個電話,或許不是正版的所以出了問題,父親說能用就用吧,不行的話再買一個新的。把這個扔了吧。但是卻始終不舍得扔掉,因爲這個電話騎士手機助手已經熟悉它兩個多月了。要換一個新的電話去不想。

    剛到泰安橋邊,就聽到了強勁的音樂,停放在廣場下面的車把廣場圍得水泄不通。由于人實在太多,川流不息的車只能在路上緩慢地通過,熱鬧的場景讓人誤以爲來這裏的人是趕什麽節日似的。
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門文章
    熱點文章
    重點文章
    推薦文章
    關于我們| 聯系我們| 免責聲明
    2001